【影像日记】吕虹霖,九岁

用铁锹收集落叶
不比用调羹顺手,
装满落叶的口袋,
轻的就像是气球。

我整天忙着弄出
沙沙响的嘈杂声,
像小兔也像小鹿
奔逃在丛林之中。

我捧起一座小山,
却无法把它抱拢,
总流出我的臂弯,
总泻向我的面孔。

我可以装了又卸,
千遍、万遍重复,
直到填满了小屋,
可我又有了什么?

论分量聊胜于无,
由于接触过泥土,
一片片逐渐发污,
论颜色聊胜于无。

论用处聊胜于无,
而收获总是收获,
又有谁能对我说,
收获该止于何处。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