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影像日记】刘怡辰 ,六岁

假如我变了一朵“金色花”,为了好玩,生在那树的高枝上,笑着在风中摇摆,又在新生的树叶上跳舞,母亲,你会认识我么?

你要是叫道:"孩子,你在哪里呀?"我暗地在那里匿笑,却一声儿不响。

我要静悄悄地开放花瓣儿,看着你作工。

当你沐浴后,湿发披在两肩,穿过“金色花”的林荫,走到你做祷告的小庭院时,你会嗅到这花的香气,却不知道这香气是从我身上来的。

当你吃过午饭,坐在窗前读《罗摩衍那》,树荫落在你的发与膝上时,我便投我的小小的影子在你书上,正投在你所读的地方。

但是你会猜得出这就是你孩子的小影子么?

当你黄昏时拿了灯到牛棚里去,我便要突然地再落到地上来,又成了你的孩子,求你讲故事给我听。

"你到哪里去了,你这坏孩子?"

"我不告诉你,妈妈。"这就是你同我那时所要说的话了。

赞 (0)